行業聚焦

文章來源︰轉自︰期貨日報 發布時間︰2019-08-30 點擊數︰所屬類目︰行業聚焦


2019年,以美聯儲、歐洲央行為代表的主要央行貨幣政策轉向,全球多家央行打出“降息牌”,投資者涌入黃金市場避險。同時,各大央行積極增持黃金儲備,加之多重需求的合力作用,金價打破6年來的低迷狀態,截至8月26日,國內金價上漲逾20%,一躍成為今年最為耀眼的投資品種。


全球經濟增長依然乏力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日前發布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預測發達經濟體今明兩年分別增長1.9%和1.7%;預計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2019年增長4.1%,2020年加快至4.7%。預測今明兩年世界經濟增速分別為3.2%和3.5%,較該機構4月的預測值均下調0.1個百分點。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將回升,主要原因是金融市場情緒總體支持增長,臨時性拖累因素影響繼續消退,以及部分承壓的新興市場經濟體形勢企穩等。

 

2018年年初以來,全球政治、經濟形勢的不確定性反復沖擊著商業信心和金融市場情緒,擾亂全球供應鏈並嚴重拖累全球經濟增長。政策不確定性的負面效應體現在制造業和服務業的分化趨勢以及全球貿易數據的顯著疲軟。數據顯示,全球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繼續走低。

 

因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五在美股休市後宣布對5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而中國商務部上周六對此進行回應,金價大幅上漲,貿易話題對黃金市場走勢影響明顯。全球貿易是推動經濟發展的引擎,現在引擎出現問題,導致企業個體開始猶豫不決,去年全球海外直接投資降低了13%,為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低水平,在貿易環境風聲鶴唳的情況下,企業紛紛轉移供應鏈,延遲資本支出。近日,美國2年期和10年期國債收益率曲線自2007年以來首次出現倒掛,令市場異常緊張,2年期與10年期收益率的反轉預測經濟走勢準確度很高,在戰後的9次衰退中,成功預示了7次,準確度近78%。據統計,衰退平均發生在2年期與10期收益率反轉22個月之後,最快的一次衰退是在信號發出短短14個月後。受經濟衰退擔憂影響,我們認為在未來一段時間,黃金都將是一種受到青睞的配置資產。

降息支撐黃金價格

 

由于全球經濟增速放緩,降息幾乎是今年全球央行的關鍵詞,據統計,今年以來已有29家央行開始降息。2月7日,印度打響了降息“第一槍”,宣布將基準利率下調25個基點至6.25%,開啟全球降息之旅,目前激進的印度央行已經降息110個基點。其後,埃及、吉爾吉斯斯坦、格魯吉亞、阿塞拜疆、牙買加、巴拉圭、尼日利亞、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央行也開始降息。5月8日,新西蘭聯儲宣布降息25個基點至1.5%,為新西蘭歷史上的最低水平,成為首個降息的發達國家。自8月初美聯儲宣布降息25個基點之後,又有十幾個國家陸續宣布降息,且降息幅度超出市場預期。

 

從單一國家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央行已經把利率降至歷史最低,連市場公認經濟相對穩定的泰國,其央行也在近期選擇了降息25個基點。20國集團中有一半下調了政策利率。而沒有降息的經濟體中,歐洲央行很可能在9月開始重啟降息甚至量化寬松的進程,日本央行降息概率也比較大。
目前金磚五國(巴西、中國、印度、俄羅斯和南非)中已有四個下調了政策利率,中國雖然沒有明確降息,但8月17日上午,中國人民銀行公告稱,8月20日將首次發布新的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形成機制。新的LPR市場化程度更高,銀行難以再協同設定貸款利率的隱性下限,而打破隱性下限可促使貸款利率下行,從長期實際效果看,此次貸款利率市場化改革,能夠推動實際利率水平降低。

 

從中期角度看,全球央行打出“降息牌”,對于黃金價格有支撐作用。不過從短時策略角度看,當前金價已經充分計入了全球降息預期,在沒有更多超預期政策公布的情況下,不建議繼續追高,待回調後逢低買入更穩妥。

多家央行積極購金

 

截至7月末,中國黃金儲備增加9.95噸,達1936.5噸,實現了自2018年12月以來連續8個月增持黃金儲備。整體來看,中國黃金儲備在上半年共增長74噸,其中第二季度月淨購入量小幅增加,使2019年上半年的月平均購買量從第一季度的11噸增至12.3噸。

 

除了中國,新興市場央行繼續保持穩健速度積累黃金儲備。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在今年上半年的購買量中依然處于領先地位。其中,俄羅斯較5月黃金儲備增幅最高,由2190.1噸增至2207噸。與此同時,其他各國央行也在積累黃金儲備。世界黃金協會8月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全球各國央行的淨購金量達374.1噸,同比增長57%,是自2010年各國央行成為淨買家以來的最高水平(按年度計算)。截至6月,全球官方黃金儲備共計34076.88噸。其中,歐元區(包括歐洲央行)共計10776.9噸,佔其外匯總儲備的55.8%;央行售金協議(CBGA)簽約國共計10901.5噸,佔其外匯總儲備的52.7%。在這6個月內,有9家央行的黃金儲備至少增加了1噸。這延續了近幾個季度的趨勢,增持黃金的需求已在更多國家(主要是新興市場國家)的央行之間蔓延開來。

 

2019年3月29日,“央行的央行”國際清算銀行新規則“巴塞爾協議III”的實施進入最後階段,根據新規則,黃金再次成為與現金紙幣以及政府債券一樣的一級金融資產,不過消息如驚鴻一瞥,並未被市場重視。“巴塞爾協議III”決定把黃金歸為第一類,而不是第三類,意味著目前對黃金佔比的評估可能是100%而非50%,這導致資產負債表總額的重估。

 

當前,黃金正在恢復它的權利,不再作為一種交易商品,而是與美元、歐元和英鎊同等地位的世界貨幣。從貨幣歷史的角度看,這可能是一場悄然發生的革命,所有大國和黃金持有者現在都將重新評估他們的黃金和外匯儲備,原有貨幣體系可能會逐漸發生變化,在此背景下,各國央行積極購金屬于戰略選擇,對長期金價提供了支撐。

建議謹慎交易

 

近期公布的美國經濟數據有喜有憂,對黃金有利空也有利多。美國7月CPI年率增長1.8%,預期增長1.7%;核心CPI年率增長2.2%,預期增長2.1%。由于能源和其他多數商品和服務價格走高,美國7月CPI增速強勁,這可能表明通脹在年初的疲軟之後開始企穩。另外,美國7月零售銷售數據強于預期,上漲0.7%,遠超市場預期0.3%的2倍,這可能緩解金融市場對經濟可能進入衰退的擔憂,進而對黃金的支撐減弱,數據短時對金價有所打壓。

 

但是,美國8月密歇根大學消費者信心指數初值為92.1,低于前值98.4和預期97,為年初以來的最低水平,8月所有分項指標都錄得下滑。而7月,美國的服務業活動失去增長勢頭,新增訂單降至3年來最低水平。在美國國民經濟結構中,服務業佔比高達80%,服務業增長放緩,且創下近3年新低,三季度美國經濟增速很難樂觀。喜憂參半的經濟數據,使得未來金價擁有了更多的不確定性,經歷前期的大幅上漲之後,在沒有更多新推動要素出現之前,考慮到金價已充分體現了貿易、脫歐、經濟疲弱等因素,後市金價的表現或取決于經濟數據的具體表現︰若經濟數據表現良好,金價回調;若表現平平,維持振蕩;若惡化,則再創新高。


技術上看,金價刷新6年高位後,整體仍處于上升趨勢中,但部分指標顯示超買,短期部分投資者或獲利拋盤,波動率上升,建議謹慎交易。消息面重點關注全球央行動態、主要經濟體經濟數據表現、貿易關系、英國脫歐、地緣政治、局部國家經濟政治危機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