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跟蹤

文章來源︰期貨日報 發布時間︰2018-12-12 所屬類目︰市場跟蹤



  根據以往慣例,繼10月31日召開政治局會議,分析研究了當前經濟形勢,部署了當前經濟工作後,12月或將迎來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該會議被業界視為是判斷當前經濟形勢和定調第二年宏觀經濟政策最權威的風向標。

在經濟仍面臨下行壓力的背景下,即將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會釋放出哪些信號?明年經濟工作重點將圍繞哪些方面展開?這些都是備受市場關注的焦點。

對此,受訪經濟學家認為,今年的會議可能會延續7月和10月政治局會議的基調,無論是“穩中求進”還是“穩中有變”,穩增長還是政策重心。明年經濟工作可能圍繞六個“穩”展開,平衡兼顧穩增長和促改革,同時還會防範風險。

經濟工作重點或將圍繞六個“穩”展開

對于今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可能會釋放出的信號,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學術委員會委員、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軍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第一,穩增長需及時發力。“當前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加大,需要及時通過逆周期調控手段,適度加大政策寬松力度,穩定經濟運行不要過分偏離潛在經濟增速。”王軍指出,2019年經濟增速預期目標可以確定為6.0%~6.5%之間,這樣的速度是符合實際和留有余地的,既能保證“十三五”增長目標的實現,也有利于引導社會各界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高質量發展上。我們寧要高質量發展的中低速,也不要低質量發展的中高速。

第二,促改革應盡快落地。王軍認為,很多重大領域的改革,未必都需要完備的頂層設計,也需要自下而上的主動作為和積極探索,要重視和鼓勵發揮基層與企業的首創作用和主體意識。改革方案的出台歸根結底要經過市場的檢驗,要依靠市場的手段,有生命力的改革方案是計劃不出來的,也規劃不出來。在他看來,今後我們既要警惕和反對去全球化,也要警惕和反對去市場化,對于這些逆歷史潮流的思潮和行為要堅決反擊,及時糾偏。

第三,調結構重點是需求結構。在王軍看來,中國經濟要順利實現轉型升級,必須重構需求版圖。一方面要逐步降低對于基建、房地產和外需的高度依賴;另一方面,繼續大力培育內部市場,完善促進消費的體制機制,進一步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以消費需求的持續升級,激發未來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澎湃動力。此外,必須要采取有效措施,努力消除那些可能導致消費降級的因素,持續釋放消費活力。

第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聚焦“補短板”。王軍舉例說明,如基礎設施特別是與鄉村振興密切相關的基礎設施,未來仍有較大空間;去產能仍存在“制度梗阻”,大量“僵尸企業”還在無效資金佔用,需要堅決出清;降成本特別是制度性交易成本的降低仍有較大空間,減稅降費的長效機制有待建立和完善;民營、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應有系統性的一攬子解決方案,應盡快建立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和市場機制“兩手並舉”的長效機制;科技創新環境、人才培養機制等都是制約創新驅動的明顯短板。

第五,防風險要高度關注“債務—通縮”風險的加劇。王軍表示,2018年去杠桿的過程可謂異常艱難,市場並沒有真正出清,清算剛剛開始就被迫中斷。收縮貨幣、債務違約,導致了市場波動和輕度的經濟下行。在債務高企的環境下,疾風暴雨式的一刀切式去杠桿造成資產價格的劇烈變動,已經在一定程度上觸發了“債務—通縮”風險。

因此,他認為,未來需要繼續采取有效措施緩解民營和小微企業的信用緊張狀況,極力避免出現“債務—通縮”的自我加強和惡性循環,陷入所謂“糟糕的去杠桿”階段不能自拔。

明年經濟工作重點可能會圍繞哪些方面展開?對此,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部主管章俊則對記者表示,“預計明年經濟工作可能會圍繞六個‘穩’展開,基本原則是平衡和兼顧穩增長和促改革,同時防範由于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和美聯儲政策變動帶來的系統性風險上升。”

六個“穩”是7月31日召開的政治局會議提出的。該會議要求,要做好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工作。在業界看來,這六個“穩”字體現了未來宏觀政策的重心是求穩。

王軍則認為,一方面,要管理好三大不確定性,包括房地產、基建和外需。另一方面,要積極把握住三大確定性︰創造條件推動消費升級,優化環境、完善機制實現創新驅動,加大投入、補齊短板促進鄉村振興。

“積極的財政政策+穩健的貨幣政策”組合或不變

受訪專家們認為,即將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可能會確定明年整體政策基調,不過具體的政策目標或將在明年3月的兩會上才會正式公布。他們預計明年宏觀政策基調或仍為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組合。

在貨幣政策上,章俊對記者表示,“預計明年央行會繼續降準,這是因為一方面維護市場流動性相對寬松,另一方面也是通過收短放長來推動實體經濟融資和降低融資成本。”

王軍也告訴記者,對貨幣政策而言,未來政策思路應繼續轉向全力穩增長、救民企和防風險。

因為在他看來,一是降準仍有必要,以繼續推動信用擴張,防範信用緊縮引發的風險,維持流動性水平寬松。二是降息存在空間,有利于快速引導貸款利率下行,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緩解企業融資貴問題,有利于進一步穩經濟和支持民營小微企業。三是打通貨幣傳導機制。央行可直接購買經營正常、流動性遇到暫時困難的龍頭民營企業債券,向市場直接投放流動性,緩解民營企業融資難問題,支持民營企業健康有序發展。四是監管政策可適度放松。要創造條件,逐步解決當前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不暢中的非貨幣政策因素︰如資本、監管指標、商業銀行內部風控以及問責機制的約束等。“這有利于打通寬貨幣向寬信用傳導的渠道,有利于激發金融機構內生動力,解決不願貸、不敢貸問題。”王軍說。

中泰證券有分析師還預計,元旦、春節前都將是降準的可能時點。該分析師指出,降準則是未來的趨勢。因為當前外匯佔款逐步下降的情況下,降準是必然選擇,且降準可以減輕銀行負債端的成本壓力,增加銀行表內貸款對實體經濟的支持。

在外匯佔款方面,央行11月22日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10月末,央行口徑外匯佔款規模為21.3萬億元,環比下滑915.76億元。這是自今年8月以來連續三個月下滑,但下降幅度已經明顯減緩。

其次,在財稅政策方面,章俊指出,“財政政策會更積極,預算赤字率、地方債發行規模和降稅減費力度都會有較大提升。財政政策會從結構角度來幫助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來提升貨幣政策有效性”。

王軍也持類似看法,他認為,未來更大規模、更大力度的全面減稅以及適度擴大赤字率等更加積極的政策值得期待。

他指出,增值稅不管是由三檔並兩檔,還是保持三檔稅級不變,都有調減稅率的必要和空間;企業所得稅稅率也有下調空間,比如,從25%下調至20%。並且,為使市場建立正向和可持續的良好預期,應明確提出每一年具體的減稅規模,而非含糊其辭。例如,每年可確定減稅規模為1萬億~1.5萬億元,甚至可以更多,並持續若干年。

與此同時,王軍還指出,2019年完全有必要將赤字率提高到至少3%。這是從“去杠桿”到“穩杠桿”的現實需要,是解決“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部分企業經營困難較多,長期積累的風險隱患有所暴露”等矛盾的現實需要。

“更進一步,從理論上看,應逐步放棄平衡預算財政轉向功能財政,即財政不應只追求自身的平衡,而應服務宏觀經濟平衡的大目標。我們需要適當增加財政赤字,不應該僵化地受所謂赤字佔GDP比重3%的限制。”王軍認為。

瑞銀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發給記者的分析中也稱,預測2019年積極的財政政策會加碼,預算財政赤字可能超過GDP的3%,政府進一步減稅降費,對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監管邊際放松。同時,貨幣信貸政策也將有所放松,央行可能多次降準,市場利率可能下行,整體信貸增速有望溫和回升至11%。

?